详细内容

时间:2016-08-31     作者:吕兴华【转载】   来自:集邮博览2016年8月第8期   阅读

  在中国首届集邮周活动的方案中,“集邮嘉年华”的提法颇为抢眼。听到这个古老而新鲜的提法,不由地手脚都在跃跃欲试,总有一种要动起来、干点什么的冲动!嘉年华,由英文carnival音译而来,虽然被初译者搞得文绉绉的,但是其本意中“狂欢节”的影子依然闪烁其间。狂欢节的前身是欧洲资本主义发源地——威尼斯的一个古老的节日,而前身的前身是农耕时代庆祝丰收时先人们对天神的感激和对自身一年辛劳的自我表彰。布罗代尔在《菲利浦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一书中生动地描写了在规律而苛刻的地中海气候的影响下,地中海沿岸地区的人们对丰收是多么的渴望又是多么的提心吊胆。一旦获得丰收,人们又表现出何等的激动!读到这段历史,就可以轻松地理解威尼斯的狂欢节。而希腊文化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所表达的渔猎文明中对狂欢的渴望,既有地中海地区出产葡萄酒的因素,更是展现了人类对海洋汹涌险恶、反复无常的恐惧和对抗。任何狂欢都是对平庸的反抗,都是生命原始活力的迸发。

  2013年,世界著名的民俗盛会慕尼黑啤酒节被引进到北京,几十万人参与了这场舶来的狂欢。笔者慕名而往,透彻地体验了一把德国啤酒的魅力。不过,现场观察,国人吃得多、喝得多,但真正能够按照啤酒节原汁原味的玩儿法,一边豪饮,一边走上舞台参与狂歌劲舞的还是很有限,特别是上了点岁数的人。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对放纵与狂欢是心存芥蒂的。欧阳修因为年轻时寄情诗酒,被朋友们雅称为“逸老”,便自觉有“轻逸”之嫌,颇有几分不乐意。其实,在士人圈里,很多精英是不乏酒神精神的,既有李白的斗酒诗百篇,又有苏轼的“老夫聊发少年狂……酒酣胸胆尚开张”,就是欧阳修也有“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的奔放不羁。不过,在儒家内敛文化的约束中,张扬从来都不是我们的主流意识。看看我们的节日,清明的追念、端午的祛邪、中秋的敬老、春节的团圆……都是极为务实的,远离怪力乱神。

  回到嘉年华,缺少了狂欢精神,就会失去很多乐趣。本刊在微信公众号打出了“嗨玩集邮周”的招牌,就是响应“集邮嘉年华”的号召,就是想冲破固有的逻辑,以微薄之力促进这次活动的蓬勃开展。思来想去没有比“嗨”字更能体现我们的心声了,这个来自于网络语言的“嗨”字,既用形声字的方式展现了发乎于心的豪壮,又把英文high一词的激昂和兴奋表露无遗。

  嗨!让我们疯一回吧,让我们来一次说走就走吧,让我们的心飞起来吧!创造不规则的玩儿法,打破盆盆罐罐和陈规旧习,痛快淋漓地过一把集邮人自己的节日吧!能不能抛出你的珍藏换一片童心的仰慕?能不能献出你的智慧,拼出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能不能落英缤纷般洒出漫天飞舞的七彩邮票,赢得一颗激荡我们人生的情爱心灵?虽然有着传统的内敛和含蓄,可《集邮博览》不忘初心,想真真切切地和全国邮友共同“嗨”一回。敬请天下邮友支招。

技术支持: 新伙伴 | 管理登录